全国基层党建网——全国性党建工作学习交流、信息资源发布的基层党建新闻门户网
滚动新闻

综合报道

潘自航:与灵芝的不解之缘

浏览:188161 次 发布时间:2023-03-21 10:17

       时间:2012年7月5日

       嘉宾:中国食用菌技术开发有限公司的董事长 潘自航

       简介:健康对人的生命来说至关重要。当我们面临病魔,尤其是癌症的时候,才真正的意识到生命的脆弱。为了抵抗癌症,医药界的很多有识之士更是不遗余力。本期节目的嘉宾,他与灵芝结下一段不解之缘,并用自己的发明创造驱赶癌症。他就是中国食用菌技术开发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深州自航制药有限公司董事长潘自航。

       中国网:这里是“中国访谈 世界对话”,欢迎收看。健康对人的生命来说是至关重要的,然后当我们面临病魔,尤其是癌症的时候,我们才真正的意识到生命到底有多脆弱。为了抵抗癌症,我们医药界的很多有识之士也是不遗余力。今天演播室里面请到这样一位嘉宾,他用自己的发明创造来驱赶癌症,可以说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关注,他就是中国食用菌技术开发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深州自航制药有限公司董事长潘自航教授,欢迎您潘教授!

     潘自航:感谢,主持人好,大家好!

       中国网:潘教授,之前跟您聊的时候,发现你不仅和蔼可亲,而且经历和故事也是相当丰富的,今天我们就从灵芝跟抗癌这两个关键词说起,先来说灵芝。您跟灵芝的缘分可以说是从您的妻子开始的,这是怎么回事呢?

       潘自航:灵芝是我们古代,我们中国独有的一个国宝,古代十大名医都用灵芝给人治病,所以他们都很有威望在世界上。

       灵芝滋补润肺、滋补强壮、扶正固本,所以灵芝对多种疾病都有预防和治疗作用。我的夫人得病,19岁的时候肺空洞、肺结核,肺上两个空洞近一公分半,农村讲是痨病,治不好的。但是后来我碰到一个老中医,他讲灵芝加银耳煮成水,再加冰糖,可以治愈。我就相信他的话,我到药店买了灵芝、银耳,给他服,果然不错,三个月就治好了,到医院一检查两个空洞都没有了,有钙化点了。我夫人现在65岁了,很健康。我后来就想了,我夫人的病让这个东西能治好,我何不就去钻研这项技术,直接人工来栽培。

       中国网:由此发现了灵芝的妙用。

       潘自航:让更多的人受到好处,我就产生一种什么都不要干了,我就钻研灵芝、食用菌,另外银耳也是食用菌之类的,灵芝也是食用菌,所以我就专门研究食用菌,从做菌种开始。

       因为我们农村比较贫穷,买不起高压锅等灭菌设备,也不能用什么药水、紫外线这些东西,因为农村经常停电。我后来就钻研一套不用紫外线灭菌,不用药水灭菌,不用各种各样的药,农药、化肥都不要,所以我从制菌种开始,就发明了一套叫蒸汽接种法。我是1970年(上个世纪)就开始种灵芝、银耳,我是先从制菌种开始,这个有什么好处呢?我发明了简易方法,成本很小,家家户户都可以搞。还有一个最大的优点是排除了传统的方法,就是它的菌种不受刺激,因为没有农药污染,没有紫外线辐照等等,这样做出来的菌种活力强、生命力强、发菌快,产量高。后来好多的媒体,像《天天日报》、《澳门日报》,还有香港很多的报纸,还有我们中国的“中国新闻社”都发表,讲潘自航发明世界最佳菌种制作法。

       中国网:这是一个不错的方法,我们刚刚讲,因为妻子跟灵芝结缘的,那我们知道灵芝一般都被我们称为仙草,而且是生长在野外的,您把它种到了家中是吗?您是怎么发明这种技术的呢?

       潘自航:过去大队里面有几间空房,我就利用大队,因为个人不能做,那个年代个人割资本主义尾巴,我是以大队的名义开始搞这个食用菌,起初我一个人,中央电视台也去采访过,当时也有工厂,我们大队的食用菌工厂。这样就开始在几间空房里面做实验,之后我实验成功了,当然经过了不少失败。成功以后,我就用灵芝孢子粉,当时灵芝在成熟的时候散发一部分孢子粉,我当时还稀奇的很,这是我第一个发现这样奇怪的现象,它喷出来的烟雾灰呼呼的、红丝丝的,后来我放在嘴里一尝有一点苦味,后来我收集到一香烟盒。最后我一个老战友叫杨豪林,他得了肝硬化、肝腹水,已经不好治了,他见到我以后,他说:“老战友,我已经快不行了,我们要永别了”。后来我说不要紧,我有一样东西给你试试看,就用灵芝孢子粉和灵芝给他吃,他吃了3个月全好了。

       中国网:那您当时怎么知道这个孢子粉治病的呢?

       潘自航:我觉得灵芝有效,它里面喷出来的东西也肯定会有效,而且可能会更好,所以我后来做了很多的实验。我这个老战友奇怪的很,他肝病好了以后,四年以后又生了一个儿子,1999年他带着儿子来看我,《人民日报》的两个记者,一个叫刘军,一个叫李丹,最后跟他们在一起照了相,采访了他们,在《人民日报》上登了一篇文章,就是《与灵芝结缘的人》。

       中国网:这是第一个成功治愈的。

       潘自航:第一个吃灵芝孢子粉的就是杨豪林,现在他还活着,已经40多年了,这个就是创造的人间奇迹。因为他是肝硬化、肝腹水。

       第二个又碰到一个,南京邮电干校的孔洪法,是再生障碍性贫血,他每个星期要补两次血,少补一次就要死了,医生讲他最多活一个月,他的肚子肿的挺大的,最后他自己看书,看到用灵芝和犀牛角能够治好他的病,最后他买到犀牛角,犀牛角也是很名贵,当时灵芝没有,后来他的夫人打听到我种灵芝,就到我那儿去买,结果买到了,他用这个东西一吃好了,痊愈了。

       1995年的时候,中央电视台刘大良同志,北京电视台专题部主任朱振权主任,还有导演孙文忠,到他家里拍电视,我跟他们去的,他身体很健康。那个再生障碍性贫血是白血病的一种,非常难治的,他也能好,我也觉得灵芝对人类的健康有好的作用,所以我就一心扑在里面,我就钻研这个东西了。

       中国网:由此就更加坚定了对灵芝的研究。您刚才提到灵芝孢子粉是您的杰作,也通过这个治愈了很多人,是通过您自己尝试发现了它的药用价值,它与其他的孢子粉相比有什么样的不同吗?

       潘自航:相差很大。我不只是种灵芝,都是我分别实验,后来越来越多的人好了,可以说癌症是很难治愈的。但是通过我们这个方法,通过我们这个产品,治愈的癌症病人,现在可以调查的,而且都活着,都20多年、30多年了,像癌症病人能活30多年吗?是很难的,现在很多的专家都讲癌症叫做不治之症,是不可能治愈的。

       我们可以讲有凭有据的,珠海的梁广大、原来的市长、市委书记,大家很清楚,他20年前就是肺癌,而且20年前动的手术,他现在还挺好。我们卫生部的副部长顾英奇1994年肺癌,见我的时候头上没有头发,都是光光的,一些杂志都登过他的照片,他现在还挺好,很健康。要讲的事例有很多,有的30多年了。

       我这个产品是从各个灵芝品种当中筛选出来的。为什么呢?我通过验证,通过很多科研部门的验证,有的验证不是我自己去验证的,有的是不服气,也不相信,他的孢子粉和其它的孢子粉为什么不一样呢?特别是福建省中心检验所,他们原来是不信我的,认为他们福建的,用树椴种的灵芝,就是椴木上长的灵芝孢子粉肯定比我好。他们就偷偷到我这儿买了我的孢子粉,到他们那里同时化验,结果发现我的灵芝孢子粉精氨酸比他们高11倍,亮氨酸比他们高10倍,其它有好多氨基酸都比他们的高。

       中国网:这也就是不同之处了。

       潘自航:高一倍就了不得。像鸡蛋,家鸡蛋和野鸡蛋蛋白质高一倍那还得了。现在不是一倍,是高十倍,十一倍,所以这个就很不一般了。

       我后来拿到北京市公证处公证,外交部还盖了章,一等秘书霍天元都签了字,还有希腊大使馆都给我出了文件,都有原件,盖了章,你们到时候都可以采访,拍下来。

       这些都足以证明我的孢子粉跟人家不一样,另外有很多人来剽窃我们、假冒我们,但是它们都靠不上,假冒没有用,因为它们内在的质量没有这么好,品质没有这么好,所以假冒不成。当然我跟假冒的也斗争了很长时间。另外我们的灵芝孢子粉这种菌种不销售,我不卖这个菌种,人家也不知道这个菌种。

       中国网:您自有的。

       潘自航:我自己独有的,就一直保持到现在40多年了,好多人用了以后,特别是党中央这些领导人,像邹家华副委员长,他原来是副总理,副总理的时候(1994年)他题词“自航灵丹,国家珍宝”。我当时拿到这个题字,我还吃了一惊,我想怎么题“国家珍宝”这个东西,他说这确实是国家珍宝,这么多癌症病人都被你弄好了,我非常信。

       王兆国,现在我们第一副委员长,他题词就是“药中奇葩”。还有我们当过十一届、第五届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六届全国政协副主席的阿沛阿旺晋美,他就给我题词,1994年题的是“药中瑰宝”,这个赞誉非常高。

       中国网:您刚刚也说了赞誉很多,我还知道您是发明之后就开始震惊了整个医学界,可以说从此之后您也获得了“中国灵芝大王”,像“蘑菇大王”的一些美誉,以及媒体的充分报道。对于这些报道以及赞扬,您是怎么看待的呢?

       潘自航:对我赞扬的挺多,为什么叫“蘑菇大王”?因为我种食用菌我不用农药、化肥,而且我的要求挺高,我种灵芝也是如此,我连自来水也不用,我要地下水、纯净水,我要这样的水,没有任何污染的。我的食用菌的种植基地要选在没有工厂,都不使用农药的地方,最好在山区边上,人间罕至的地方,所以我一直保持非常好的质量。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注册证书我都拿到过,全国种灵芝的很多,拿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注册证书的就我一个,所以我就注重质量。

       我的香菇大量出口日本,当时我每个星期要在上海虹桥飞机场要发6趟贷,每趟都要1.2—2.4吨新鲜香菇发到日本,日本的东京、大板、神户、北海道等超市里面都有我的香菇,所以日本人就把我登报《巨龙报》称为“中国蘑菇大王”。我们中国也有很多媒体都报道了“蘑菇大王”走向世界这样的报道,所以蘑菇大王就是这么来的。

       “灵芝大王”是新华社报道,对外新闻稿报道的“灵芝大王潘自航”,还有香港的《新晚报》的报纸,“中国灵芝大王——潘自航”,还有国际上多家报纸都报道过。

       关于许多的赞誉,我只能一笑了之,因为大王不重要,就是说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不需要什么大王的称号,造福人类的健康是我们的目的,大王这个称号我认为是贬的意思,大王没有什么作用。

       中国网:您刚刚也提到特别多的赞誉,在这个赞誉之下您是严把这个东西的质量关,一直为人类的健康着想。您也提到过治愈过的病人很多,这个自航牌灵芝孢子粉。我所知道患者在您的办公室里是送了一面面的锦旗,对于这些,您是不是感觉自己肩上的重任更大了呢?

       潘自航:当然这个责任挺大。比如说我刚刚来的时候,石家庄有一个人已经读到博士了,得了鼻咽癌,而且是晚期,他的夫人就哭哭啼啼的,他工作了才半年,你想他是晚期鼻咽癌,而且是恶性的。一个小伙子,才29岁,父母培养这么大不容易,所以像这样的人你要是不救治那算什么呢?我可以讲这个故事给你听,我救治的人当中,有一些绝对是非常好的故事,不是讲他病怎么严重。

       像我们安徽马鞍山,马钢有一职工叫王明水,他的女儿叫王倩,1993年的时候得了恶性淋巴癌白血病,医院诊断书是说恶性淋巴癌,当时医院给他抽血没有血了,抽到点黄水,他高烧不退,心包积壳,心不能搏动了。最后到南京儿童医院动的手术,把心包外面的壳剥掉,但是过了两个月他又心包积壳,再次又做手术,这个小孩已经奄奄一息了,挂了氧气来救助。王明水夫妇都结扎了,不能再生了,相应党的号召,就是节制生育,就是不能再生了,他们想尽办法来救这个小孩。马钢团员青年听到这个消息,大家就自动捐款,我们马鞍山的市委书记苏平凡也带头捐款,大家都捐款。我就看到这个情况,电视、报纸都登了,看到了以后我就叫路伟(马钢报社有一个记者),我说你赶快来,把我的产品送给她吃,但是我有一个要求,因为我觉得他癌症这么严重,你用钱把他围起来他也活不了,我这个东西只能试试看,吃了有用是她的造化,没有用叫她父母不要见怪我,万一无用的话。后来路伟说行,他跟他父母一讲,他说有这个东西最好了,赶快给孩子吃。就拿去给她吃了,吃了七天,小孩氧气不要了,能下地活动了,20天以后就能跟其他小孩子一起玩耍了,35天就痊愈了,现在这个孩子已经22岁了,长的很漂亮。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安徽电视台、马鞍山电视台、马钢电视台、《人民日报》、新华社都报道过。这个小孩很健康,好了以后,他没有吃其它的药,没有化疗、没有放疗,也没有做骨髓移植等等,都没有做,现在很正常了,像这个多好。

       中国网:您当时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结果把这个小女孩给救助了。

       潘自航:我再讲第二个小女孩。我们河北省廊坊市建设路15号,有一个女孩25岁,叫张秀俊,这个女孩1993年得了骨癌,两个腿肿的比腰还粗,10天半个月才大小便一次。她到哈医大,哈医大说这两个腿要高位截肢。这个女孩不肯,就转到北京的积水潭医院,积水潭医院给她打杜伶仃、吗啡,打的她过一会就叫起来了。积水潭医院医生一看必须截肢,不截肢必死无疑。他的爸爸是一个大学教授,叫张学田,交了2万块钱的押金,在截肢的书上签了字。当这个女孩知道自己要被截肢了,抱着医院的床大哭,她说我醒来发现没有腿了我就自杀。正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廊坊建设路41号有一个叫洪鼎方的,他是帮上海卖电器的,他跟张秀俊无亲无故,但是他听到我们的产品对这种病有效,他就自己到我这儿掏钱买了三盒灵芝孢子粉,当时两千六百块一盒,他买了三盒,所以他买了7800块钱。回去他就拿了送到医院,张秀俊就开始吃了,从1993年的5月25号开始吃,吃到6月4号她就去跳舞去了。只有9天的工夫她就去跳舞,9天的工夫她的爸爸就写了感谢信。到了第三年,他的爸爸又写来了感谢信,那是太感谢了,他讲现在跟正常人一样,什么事都会做,走多少路也不感觉累。你不但救了我女儿的命,而且给我们全家带来了幸福,我要把你当成神仙供起来,天天跪拜,他就写了这些。

       而且廊坊军区司令把他这个感谢信亲自送到我这儿,后来我去廊坊,现在张秀俊在内蒙古打工,我去到廊坊建设路41号,那个洪鼎方那里,洪鼎方也讲你怎么有这么好的药呢?你里面放了什么?我说什么都没有放。但是我讲你这个典型,你这个无名英雄,你跟她非亲非故,没有人来表扬你,你在社会上是好人。

       中国网:也是对您的感谢!我们知道您自己不仅是帮助一些个体患者,而且我所知道的很多群体性的捐赠,比如说向世界妇女大会捐赠了价值一千万元的药品和保健品,还有向抗洪战士捐赠价值745万的药品等等,您这种扶贫,还有对人的关心以及爱护,与此我想知道的是您对生命以及生活的态度是什么?

       潘自航:因为我看到过很多濒临死亡的人,他们最后又重生了。他们的喜悦心情确实不可言表。最近辽宁一个女孩子33岁,这个女孩叫王研研,这是学校的老师,像她得了恶性淋巴癌,后来转移到脑袋里面去了,这都不可救了,他来北京看了多次,在医院里面花了六十多万元,后来医院讲不行了,没有办法了,后来医院的医生叫她来找我,讲的很伤心,她的父母带着都哭了,三个人都哭。因为他刚生了一个小孩,丈夫把家里的房子都卖了,给她看完了,看不好了,就准备跟她离婚呢。我后来想办法给她吃,我说我给你弄一些吧,最后吃好了,现在天天上班。她做了一个什么东西?用板子做的,跟我照了一个相,叫菩萨恩父女情,像这种我能体会到,就是说这个生命是很重要的。

       为什么我要向世界妇女大会捐赠一千万的药品、保健品。当时因为第四届世界妇女大会就在北京召开,陈慕华副委员长,也不瞒你们说,他是我的顾问,为什么她当我顾问?她看到很多的癌症病人都是用我的产品治好了?所以她到我的基地参观,到我公司来过多次来找我谈,叫我发顾问证书,我当时不愿意这样干,因为他们是国家领导人,我想不能离你们太近,也不要太远,领导不能当我的顾问,我是企业。她是她偏要当,我没有办法,她逼着我给他发顾问证书,我给她发了。

       后来,世界妇女大会在我们北京召开,没有好东西送,“我想了,你这个是好东西,因为各国领导人的夫人都到我们这儿来,我用什么好东西给他们呢?我觉得你这个是最好的”。我说行,我可拿一千万的货,但是我有三个要求,不要给我宣传,但是今天讲了就宣传了,这真够呛,这个不应该说。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不做坏事,我当时就想,不要轰天动地的。一是不要给我宣传;二是不要搞接受仪式,因为一搞马上就出去了,大家都知道了;三是不要给我发荣誉证书。我都提出这样的三个要求。

       陈慕华讲你怎么这样呢?你知道我们老祖先吗?这么多名皇帝,你知道妇女当中最伟大的人是谁?她说武则天,对,武则天是我们的老祖先,一千多年前了。她在世的时候也做了不少的好事,她也扶养了很多的孤寡儿童,但是她临去世前,叫她的子女要立一个无字碑,功过让后人去说,她也有功劳的,但是人家都树碑立传,她就不要。

       我们敬爱的周恩来总理,就是到临终之前,他要求把自己骨灰撒在祖国的大海江河,这种博大的心怀都是无私的。我们的老祖先、我们的领导人都能有这么博大的胸怀,我们为什么不能向他们学习呢?

       长江发生特大洪涝灾害,1998年我捐745万这个药品,这是怎么回事呢?这是因为抗洪的时候解放军战士都烂裆,经常潮湿,总指挥当时是湖北省委书记蒋祝平,还有江西省副省长叫蒋仲平来求援。我捐药,向江西捐,就直接送到江西去了,就是烂裆的人,这个一擦马上就好了,后来就发下去用,很好的。所以他们很高兴,都是跟我是好朋友,他们领导人,省长、省委书记都是非常高兴。

       我觉得我做的这个事其实是小事,我也是受共产党多少年教育的,我也是当兵的,我是1965年当兵,到1969年退伍。我知道这些官兵他们为了抗洪,为了大家,要去救助他们。

       灵芝孢子粉还有好多的作用,它能治烫伤,有的是二级烫伤,中南海两个老兵,就是汽车开锅以后,都烫的二级烫伤,不能穿衣服,烂了。后来我用孢子粉一敷,第二天就能穿衣服了,后来好了以后,也没有疤。还有好多人,有的人撞了一下,国家科委科技交流中心原办公室主任,丁玉玺他儿子,当兵回来以后在晚上起来上厕所,撞在玻璃上,撞了一个大口子血流满面,因为他妈妈是癌症,用我们这个吃好的,家里有孢子粉,撞了以后用孢子粉一弄,孢子粉止血非常好,他来到医院,医院说要缝13针,他说我不缝,缝了以后会有疤,后来按他没有缝,但是好了以后没有疤,就好了。现在人都挺好的。

       这个就说明这个东西不光是治癌症,还有很多的其它功效,我们有待去发现,有待去利用。

       中国网:也正是因为您刚刚分享了那么多故事,也体会到您对生命和生活的态度,生命真的挺可贵的,要帮助人类还原健康。

       潘自航:因为对于人类生命只有一次,不管你是领袖还是科学家,你是最伟大的人,都是只有一次。我们怎么样延续生命?实际上得癌症不可怕,可怕的是失去治疗的信心,有的人听到得癌症了就害怕,有三分之一是吓死的。

       中国网:心态。

       潘自航:心态不好,有三分之一确实是病死的,还有三分之一是用药不当,有好多的化疗放疗死掉的,有一些人不一定会死的。

       我还讲一个给你听一下,有的领导人不能说,我讲的是普通的。像王金月,她是河北省泊头市东毛村的一个农民,一个女同志,他1992年得了乳腺癌,当年做了乳腺切除手术,1992年做的,做了以后他又转移到淋巴,后来转移到脑袋里面去了,脑肿块,看东西出现重影,一个人看成五个六个,最后发展到把手伸出来,把电灯打开看不见自己的手了。这个时候他的儿子、女儿看到资料来找我,后来我配药给她吃好了,他现在还活着。后来全国政协组织在全国政协礼堂开会她也来了,她带了她的女儿、儿子在全国政协礼堂戏台上唱歌,唱《情意无价》,就是生命无价,这个歌唱完了,她的女儿跑到台前,讲:“我们这个歌是唱给我们最敬爱的救命恩人潘教授潘自航,是他救了我妈妈一条命,是他给了我们一个完整的家”。台下暴风骤雨的掌声,好多人站在凳子上看我,最后把我抬到台子上去。我快70了,对不起,我向大家打招呼。确实你就看到人家生命的可贵,人家治好了以后心情都高兴。

       中国网:有了这么多的真实事例,在未来您希望您的事业能达到什么样的高度,可以帮助更多的人去对抗癌症、驱赶癌症?

       潘自航:当然癌症是一个很难治的,都讲是不治之症,全世界发生癌症的机率一年就有一千多万,这个很吓人的,我们中国也有很多。而且加上污染越来越严重,有好多的地方发展靠污染环境,农药乱用。所以有的经济发展靠污染环境,这样人类的健康就很难得到保证,从原则上讲,这个要很好的治理。癌症在不断的发生,我们要想办法让他未病先治。

       中国网:防患于未然。

       潘自航:要防患于未然,要大家来认识癌症,要认识我们世间还有一件物品能够对抗它,能够驱赶它。我们中国这种产品,就是抗癌,这个应该讲是良药,我们要认真的来使用,能够延长生命,能够使癌症病人的生存质量提高。

       我就想了,现在要把我们既有的产品还要深入去研究,因为它有的不是单纯的一种能使有的癌症彻底康复,应该这么说。有的还要加其它的我们国家的中成药,也要加有的动物药品,这样才能得到很好的治疗效果,有的特殊病例。只有很好的研究做实验,先要动物实验,然后人体实验,要保证质量、要保证数量,这个不是一个人两个人能做好的。要培养一批这样的科研人员,我们的种植面积还挺小,还不能满足大家的需要。

       但是我又不小了,我在发愁,我今年68岁了,我还能活多长时间?古人说七十古来稀,我离70岁还有两年,能做什么呢,所以我在焦急,我也希望后面有很多接班人能够做出很多有益的事来。我相信,不一定我70岁就能走了,也不可能。

       举例,历史上大家都知道有一个药王叫孙思邈,孙思邈35岁的时候就开始吃灵芝了,他研究灵芝是挺透的,他书里面、著作里面都写到。他活到141岁,无疾而终。

       当然历史上有很多人,像扁鹊,扁鹊大家都知道,扁鹊是非常成功的,非常大的名医,但是他被人暗杀掉了。华佗,人家讲华佗是神医,华佗经常到山上去采灵芝,大家看电视,看三国时候的曹操,华佗给曹操治病,知道他配的什么药给他用吗?大家不知道他是用的灵芝,灵芝治头痛,是有镇痛作用的,所以他烧了灵芝给曹操一吃,曹操头也不痛了。曹操的儿子曹植就看在眼里,对他很有启发,他就给灵芝写了一首诗,他写到“灵芝生王地。朱草披绿滨。荣华相晃耀。光采晔若神。”历史上面给灵芝写诗的第一人就是曹操的儿子曹植,他就看到这个奇观。当然后面华佗给曹操杀掉了,因为华佗想根治曹操的头痛病要动手术,要破脑袋,曹操疑心病太重,他说想要谋杀他,最后把他杀了。

       古人用灵芝,像彭祖,最长寿的人,他历经三个朝代,彭祖煮灵芝图,历史上有很多这样的例子。我们近代黄山的老药农采到灵芝,献给毛主席,这是1958年的时候,后来郭沫若先生看到了,他也写了一首诗,“人间大跃进,灵芝动凡心;愿将千年体,献给英雄人”。这是郭沫若写的诗。

       灵芝在我们中国是家喻户晓,过去有好多的皇宫贵族都想得到灵芝,因为野生的很少,很名贵,他们有的把翠、玉等各种各样名贵的东西,雕成如意,像灵芝,收藏这个,非常的高级,过去有这个心态,大家都这样。过去不会人工栽培,得到的很少,现在我们能够人工栽培了,我想应该发扬光大。

       当然我过去也培训过,我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培训过100期,我培训过一万多人学过种灵芝、种银耳、种蘑菇、种食用菌,我想以后,在我有生之年,还要培养更多这样的人。

       中国网:我们潘教授不仅是灵芝种的好可以救助人,而且文化底蕴也是非常深厚。感谢您今天给我们分享了这么多的事情,我们也希望我们的灵芝可以帮助更多的人,也希望自航牌灵芝孢子粉可以帮助到更多的有癌症患者的人。好,感谢您收看本期的中国访谈,下期再见!

       潘自航:谢谢!
 

版权声明:全国基层党建网所提供的文章、图片等内容为本网原创、作者来稿、网友分享或互联网整理而来,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zgdj1921@163.com,我们将在3日内进行处理。

潘自航:与灵芝的不解之缘
保存到手机,可分享给其它人。
底部横幅图片

登录

📱
请输入您的手机号码。
🗝️
频道合作

申请城市频道

欢迎申请开通城市频道,即享千万流量分享传递党的声音,展示党建成果。

了解详情

全国基层党建网

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联系电话:010-68630010

电子信箱:zgdj192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