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基层党建网——全国性党建工作学习交流、信息资源发布的基层党建新闻门户网
滚动新闻
Responsive image

党建动态

  1. 首页
  2. 党建动态

共产党人“自我革命”的多维视角——“科学+哲学+文化+政治”的综合

       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勇于自我革命是中国共产党区别于其他政党的显著标志。”在党的二十大报告中,习近平总书记再次阐述了“自我革命”的思想:“经过不懈努力,党找到了自我革命这一跳出治乱兴衰历史周期率的第二个答案,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能力显著增强,管党治党宽松软状况得到根本扭转,风清气正的党内政治生态不断形成和发展,确保党永远不变质、不变色、不变味。”在二十大修改的新党章中,写入了“坚持党的领导、坚持人民至上、坚持理论创新、坚持独立自主、坚持中国道路、坚持胸怀天下、坚持开拓创新、坚持敢于斗争、坚持统一战线、坚持自我革命”“以伟大自我革命引领伟大社会革命”。这一关于政党本质的论断,一方面为秉承崇高的理想信念而拿出自我革命的勇气提供一个政治判断,另一方面也将中国共产党成长的历史经验提升到了一个新的理论高度。

       纵观人类历史和中外古今,出于各种动机“革别人命”的人大有人在,但能够“革自己命”的却十分罕见,可这却在中国共产党人这里实现了,而且还写进了中国共产党党章的总纲中。就是这样一个在最高理性层面都会得到认可却又鲜有人认真、长期、制度化实施的重大事项,却在中国共产党这里完成了思想体系化、理论化和制度化的建设。

       “自我革命”的经典论述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自我革命”植入了历史文化的基因。五千年连绵不断的中华文明,为人类展示了一条奇妙的道路:一方面人们要发现自然规律并尊重自然规律;另一方面,也要去发现并创造人类社会的规律,为人类的存续找到生机的入口。中华文明打开了人类与自然规律之间的一场特殊的游戏:“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人遁其一。”这是中华传统经典《易经》中的思想:“大道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而人遁其一。”其核心要义是在告诉人们,天地宇宙的法则,确定了红尘俗世主导性的生命模式,也是人类常说到的先天命运。但是,智慧的中华古圣竟然发现了人类高级灵智的一个出口,一个通向高维世界的通道。也就是说,人生面临着“先天的确定性”与“后天的不确定性”两大问题,对于“确定性”的我们称之为“客观规律”,是我们必须遵循的法则;而“不确定性”的是属于我们“主观能动性”的空间,也是人的灵智进行创造性的空间。这也就意味着,我们既要尊重客观规律,又要在不确定性中发挥我们的主观能动性,只是精准把握二者的关系颇有难度。这彰显了中华文化哲学思想同时包含的“遵从”与“创造”的玄妙。

       作为中华文明经典之作的《易经》,运用天地间固有的“阴阳哲学”思想,演绎出了解读人间万象的“五行智慧”——“阴阳五行,相生相克”,世间五大要素在相克中促进新生而不是相互毁灭。在此基础上,又演绎出了“乾坤智慧”——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乾道表明了“唯有连续自强”“方能生生不息”的自我革命法则;同时,坤道表明了“唯有厚德无漏”“方能载物不毁”的自我道德法则。更为神妙的是,为作为“龙的传人”的中华儿女定制了“龙性智慧”:潜龙勿用——隐忍潜藏,厚积薄发;见龙在田——审时度势,择机而动;终日乾乾——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或跃在渊——静心修业,灵活进退;飞龙在天——刚健守正,顺势创新,大展宏图;亢龙有悔——智慧精进、厚德载物,遵纪守法,修行不懈,自我超越。同时,又发展出了将人的主观能动性发挥到极致的“修行智慧”——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这就是看穿一切表象,超越自我,完成彻底的自我革命,达到无我的至高境界。

       由此可见,中华文明既为我们确立了尊重自然、尊重客观规律的生存法则,又为我们找到了生生不息之力量的源头性思想与智慧——自我革命。

       中国共产党实现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与马列主义的结合。中国共产党人在继承和发展中华优秀文化传统的同时,引入了与中华文化有着哲理暗合又进一步放大了中华文化中“自强自新”传统的马克思主义作为中国革命的指导思想,客观上完成了马克思主义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结合、融续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旗帜鲜明地提出了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本质属性是批判性和革命性,而批判性和革命性内在要求马克思主义政党必须要有自我革命的勇气。马克思主义认为:“无产阶级革命,则经常自己批判自己。”恩格斯也提出:“执政党要不断培养批判思维能力,实现自我完善和自我教育,始终保持党的纯洁性和先进性,推动革命走向胜利。”列宁强调:“一个政党对自己的错误所抱的态度,是衡量这个党是否郑重,是否真正履行它对本阶级和劳动群众所负义务的一个最重要、最可靠的尺度。”《共产党宣言》指出:“共产党人到处都支持一切反对现存的社会制度和政治制度的革命运动。”这就意味着,共产党人发现了人类最先进的理论——个人、组织、政党和国家的生命活力来自于持续不断地对现状的批判与超越!反观那些自以为是、自鸣得意、自我辩护的个人、组织、政党与国家,虽然会在历史阶段性中赢得发展的先机,但又因为一时的优越感而失去了持续进化的力量,从而走向覆灭的宿命。这背后的根本原因就在于没有主观意识的觉醒,没有主动革命的觉悟。

       自我革命是哲学高度的主体觉醒与主体成长。从哲学角度上来说,自我的革命与持续的心智突破与成长,才是对“生命熵”的超越,是主体成长中的必然过程,是主体觉醒后走上自我突破性建设与持续发展的关键所在。“生命的自我革命”本质是“主体在主动意义上和自觉意义上的自我扬弃”;“认识事物的自我革命”则是对事物发展过程中的“否定之否定”和认识论上“玄之又玄”的“螺旋式上升”的辩证法模式。毛泽东同志在《实践论》中指出,在改造客观世界的过程中改造主观世界,这就是“自我革命”,这就是更加科学有效地改造客观世界的前提,这就是人类一切改造性行动的终极归宿,这就是中华文化“知行合一”的精髓。马克思指出:“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马克思和恩格斯自称为“实践的唯物主义者”,以区别于脱离实践的、停留于理论的旧唯物主义者,因此,他们的哲学也被称为“实践的唯物主义”。

       自我革命是无产阶级执政的法理基础之一。自我革命,是无产阶级的政党拥有执政权的法理依据之根本。历史唯物主义从学理上推出了无产阶级政党应当获得革命领导权的科学论断,其直接依据是唯有无产阶级政党才具有革命彻底性。只有具备彻底革命性的政党才能为人民福祉和社会进步等公利而存在和奋斗,才不会为自己谋求特殊的利益,如此方能获得人民的广泛支持,才具备了领导人民的合理性与合法性。也就是说,唯有具有革命彻底性的党才会在一切利益上与人民利益达成完全的一致。正是在这一点上,中国共产党具备了资产阶级或者小资产阶级等政党无法比拟的优越性和先进性。

       “自我革命”的解析与建构

       自我革命,超越物理科学定律的创举。相对于整个宇宙,人类的力量十分渺小。但人类与自然界又是一体的,甚至是依赖于它而存在的。因此,人类在自然界和宇宙中的存续一直受到物理学规律的制约。著名物理学家爱因斯坦曾经提出:熵定律是科学定律之最。能量、材料与信息,是物质世界的三个基本要素,而在物理定律中,能量守恒定律告诉我们:各种形式的能量在相互转换时,总是不生不灭和保持平衡的。然而,“熵”的概念和“熵增定律”的出现,却颠覆了过往人们对世界的认知,甚至给人类提供了一种新的世界观。“熵增定律”告诉我们,物质与能量只能沿着一个方向转换,即从可利用到不可利用,从有效到无效,从有序到无序,宇宙万物从一定的价值与结构开始,不可挽回地朝着混乱与荒废发展。如此看来,人类作为自然界与宇宙的一个分子,在这样的规律面前似乎已经被确定了自己的命运。但是,智慧的人类发现了一条可以“超越生命‘熵’”的道路,这就是“自我革命”!

       人类在文明与野蛮之间的摇摆。毫无疑问,人类是绝不甘心简单地被外部决定的。在漫长而短暂的人类历史中,人类一直在寻求改变客观规律给予的命运规定性的方法。只是这样一个超级的、人类顶级的难题,似乎不是那么容易被突破。由于人类文化与文明进化的不平衡性,如今的世界依然在文明与野蛮中摇摆,于是乎,我们就看到了依然充斥于人世间的大量而低级的自然法则:要么将“弱肉强食”的自然法则变成了人间的“强盗法则”,想通过对别人的侵害来满足自己的生存;要么将自然界的“自我中心”引申为人间的“唯我独尊”,想通过别人的牺牲来满足自己的生存与发展。很显然,人类世界所有问题的本质,都聚焦在文化与文明进化的程度差别上。

       中国共产党人走出了一条光明大道。中华文明绵绵五千年,是世界上唯一没有中断并在持续进化的文明。甚至,中华文明被一些西方学者誉为人类未来的唯一希望。而承载了中华文明传承与发展使命的中国共产党人,超越了低级文明的范式,找到了解决人类困局的方法:一方面尊重客观规律,另一方面探索人类自己的生存与发展模式。这就完成了两个似乎不相兼容规律的结合:既要坚定明确地尊重自然规律,又要突破人间那种低级的自然法则,探索出独属于人类的心智文明。而要实现这一目标,唯有“自我革命”这一条路可走!

       作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者和发展者,中国共产党之所以在百年实践中表现出勃勃的生机,正是领悟和掌握了中华文化智慧的精髓,在“熵增定律”之外找到了一个重大的突破路径,这就是自我革命。这一创举,同时实现了以下五个目标:一是在自我个体上找到了突破生命边界而达成无数次重生的契机;二是找到并持续实践着通过代代传承而生生不息的秘密;三是将这一发现运用到政党持续生命活力的打造中,突破了西方政治学关于政党有效性的制度设计;四是同时找到了超越中国历史中社会制度“周期律”的方法;五是让历史与现实中、国内与国外的“怪力乱神”思想与做法失去了其理性的合理性基础。

       毫无疑问,“自我革命”的思想,是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的共同法则,也是人类超越“熵定律”和走出“历史周期律”的科学与智慧的选择。中国共产党的自我革命,在性质上主要属于事关“党和人民的事业往何处去”的真理之争,反对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派系争斗等宗派主义做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又为党的“勇于自我革命”特征的逐渐形成提供了传统之基。

       中国共产党人的“自我革命”,既是作为中华民族和中华文化优秀分子对中华文化自新基因的传承,也是从成立之始完成的一项对中华文化道统的伟大实践——他们中的很多人,放弃自己原属的阶级,选择了站在人民一边。历史上中国共产党的领袖们,恰恰首先是自我革命的实践者,他们用自己的人生践行了自我革命的第一步——超越自我!

       中国共产党的成长与发展,是持续不断地“自我革命”的历史,从而保持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回顾中国共产党的百年历史就会发现,“自我革命”始终伴随着中国共产党发展壮大的历程,并成为中国共产党战胜各种困难和挑战,一次次转危为安、不断从弱到强的重要法宝。

       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尚处于年幼阶段的中国共产党人,既遭遇了“右”倾机会主义,又受到了“左”倾教条主义错误的影响,并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勇于自我革命的党,从自身原因出发,不断矫正错误方向,总结失败教训,确立了正确的方针与策略,使党的建设和发展走向了正确的方向。1927年的“八七”会议,批判并纠正了陈独秀的右倾机会主义错误,确立了土地革命和武装斗争的总方针;1935年的遵义会议纠正了博古、王明等人的“左”倾错误,第一次独立自主地运用马克思列宁主义基本原理解决了路线、方针问题,成为中国共产党历史上一个生死攸关的转折点;抗日战争时期进行的延安整风运动是我们党历史上一次大规模的自我改造运动,实现了革命队伍的自我净化。

       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党组织迅速发展起来,党员成分也变得日益复杂,部分党员思想作风不纯、骄傲自满、贪图享乐。对此,中国共产党及时进行反思总结,着重从思想教育工作入手,通过开展一系列整党整风运动,使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得到了提高。“大跃进”运动、人民公社化运动、十年“文革”的失败经历,使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受到重大损失。党及时分析失败原因,积极纠正错误,总结经验教训,在革命探索道路上又一次实现了拨乱反正。

       在改革开放新时期,中国共产党继续推进自我革命的进程。1978年,邓小平同志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上提出将党和国家的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实现了拨乱反正,实行改革开放的新决策。1980年出台的《关于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是党在推进经济改革的同时,认真反思总结党内政治生活经验教训的结果,使党内政治生活更加制度化、规范化。20世纪80年代末期,国内一些经济社会发展问题不断出现,党继续坚定自我革命的精神,推进理论创新,创造性的提出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推行了一系列自我变革与提升的重大决策,使党和人民的事业又一次步入了快速发展的轨道。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始终保持自我革命精神,高压反腐、清除各种隐患,全面推进从严治党,取得了显著成效。 

       习近平总书记创造性的提出了“两个结合”:坚持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在毛泽东同志提出的跳出“历史周期率”的第一个答案——“民主监督”的基础上,又为我党找到了第二个答案——“自我革命”。从毛泽东到习近平,历经几十年的摸索,终于完善并形成了成熟的解决历史周期律的理论:从外部上来说,要从民主的制度监督来提供保障;从自我内部来说,要将自我革命变成共产党人的钢铁意志和政治自觉并纳入制度化建设。如此,才能以党的自我革命引领社会革命。

       中国共产党敢于正视自我、勇于修正错误的自我革命精神,帮助党从一次次的困难与挫折中走出来,一次次转危为安。党的历史表明,我们党是一个善于总结历史经验的党,是一个善于依靠自身力量纠正自己错误从而走向成熟和强大的党。

       自我革命,在本质上就是从一切的决定性“内因”入手,借助于实践活动,完成自我建设和持续自我优化的核心纲领,也是决定一个人、一个组织和政党,乃至于一个民族与国家命运的核心程序,甚至是关乎人类进化还是退化的命运选择!

       中国共产党人总结了人类历史的规律,运用历史唯物主义的思维,找到了“超越生命之‘熵’”的精神超越之道,找到了 “超越组织之‘熵’”的组织长生之道,这就是中国共产党人的“自我革命”!这就是中国共产党人“自我革命”思想的伟大贡献与成就!

       从“自我革命”得到十大启示

       启示一:自我革命,是人类在尊重客观规律的基础上,积极主动地发挥主观能动性的出口。

       启示二:自我革命,是个人生命与人生的主动与自觉,是避免被革命的积极选择,是个人思想与精神建设的入口。

       启示三:在自然界“熵定律”的强大制约下,自我革命是保持个人与组织活力的关键路径!

       启示四:自我革命,本质上是对自我的拯救,是“壮士断腕”般的果敢,是不断赢得新生和避免堕落的重要举措。

       启示五:自我革命,是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用修行模式完善自我,不断完成自我蜕变和革新,用“凤凰涅槃”的彻底精神,推高自己生命与人生境界的信仰。

       启示六:自我革命的本质,就是超越历史的自我、超越现状的自我,从而实现“走出小我”“进入大我”“实现无我”的生命壮举。

       启示七:自我革命的价值,在于摆脱迷茫,超越怪力乱神,走上主宰自己命运的伟大征程。

       启示八:自我革命的意义,可以帮助我们摆脱西方自恋式制度优越感的蛊惑,提升政治辨别力和政治清醒度,真正走入政治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道路自信和理论自信的光明大道。

       启示九:自我革命,是“主动的自我革命”,也是生命主体的自我觉醒,是避免“被革命”的唯一选择,是作为政党组织的长生之路,也是具体贯彻落实党的反腐政策的政治自觉,是从“不敢贪、不能贪”走向“不想贪”的信仰之路。

       启示十:自我革命,是智慧生命在科学上对“熵定律”的超越,是智慧生命在哲学上完成主体改造的必然使命,是智慧生命在文化上吸纳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幸运之举,是中国共产党人对历史周期律的智慧超越,是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具体践行,是每个人走向持续成长、健康发展和长生久视的伟大智慧。(文/齐善鸿  李彦敏    齐善鸿系南开大学商学院教授、国学与管理研究中心主任,老子道学文化研究会副会长。李彦敏系南开大学文学博士)

 

 

共产党人“自我革命”的多维视角——“科学+哲学+文化+政治”的综合
保存到手机,可分享给其它人。
Responsive image